龙文终于将精液喷洒在月儿体内。 那时月儿双臂已无力支撑,头趴到地上, 高高翘着雪白的屁股一边摇动一边有气无力地呻吟。 他用双手将月儿的屁股用力掰开,将耻骨用力抵在阴户上。 肉棒顶到月儿身体的最深处。 他就在冷雪的面前射精。 冷雪几乎听到一股股精液注入月儿体内的滋滋声。 那一瞬间,月儿疯狂摇动的屁股停了下来, 只是拼命收缩着大腿内侧的肌肉雪白的身体随着精液的注入痉挛似地颤抖, 嘴里不断发出哭一样的叫声。 然后月儿就浑身瘫软地趴在了地上,彷佛连喘气的力量都没有了。 大腿根部的肉缝无力地张开,冷雪看到白浊的精液从肉缝里面溢了出来。 冷雪浑身酸软、口干舌燥地看着眼前的景像, 闻到汗液、精液、淫水混合的味道。 这种味道在密闭的车厢里蒸腾、翻滚,温温软软地包围着长裙下面赤裸而成熟的肉体。 晶莹剔透的肉体。 这肉体已有了变化。 她觉得自己的阴户潮湿,酸酸痒痒的,有好几次都差一点忍不住要伸手去抚摸, 可是想起自己的身份和任务又怎麽也不想让这淫魔看到自己的淫荡模样。 她不知道,龙文这样做是有意的。 龙文依旧盘膝坐下,然后轻轻翻转月儿的身体, 一手搂腰一手抄起双膝爱怜地将月儿抱进怀里。 月儿躺在龙文怀里昏睡过去。 龙文掉转角度,使自己面对着冷雪。 他赤裸裸地坐着,怀里抱着同样赤裸的女郎, 眼睛看着冷雪。 “她是我的”。 龙文忽然用平静又带着几分落寞的语气说。 “你也是。” 冷雪低下头去,乌黑的长发有几缕落到前面遮住脸颊上绯红的艳色。 他还是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说话,这语气使她感到在劫难逃。 “你武功还不够高,逃不了的。” “我知道你被邪道强奸过。” “我看过你的身子。” “打过你的屁股。” “摸过你的阴户。” “你需要男人的爱抚。” “你会喜欢我的肉棒,跟所有的女人一样。” “如果你不意,我就强奸你。” “只要我高兴,随时可以强奸你。” “你会喜欢被我强奸。” ┅┅龙文就这样平静地、慢条斯理地、一句一句地说着, 语气彷佛很温柔像催眠一般。 冷雪低垂着脸,一动不动地听着,脸色越来越红, 最后终于忍不住又羞又气地嚷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甚麽人强奸几个女孩子就变成大情了你还不就会欺辱女孩子我冷雪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是技不如人没甚麽好说的。 你要来就来,别婆婆妈妈的,来的时候小心点, 当心别被本小姐咬到。 还要当心我的两个师兄和全天下名门正派的人。 你已经四面楚歌了自己还不知道。” 她歇了一歇,又道∶“你要是还不煳涂, 快放了本小姐然后及早收手。 我看你还不是太坏,去相爷那里给你求个情, 给你个机会立个功就能放你一条生路。” 冷雪说完这话,觉得很舒畅,很解气, 很符合自己的身份。 龙文露出无奈的表情。 “怎麽女人总是说一些无聊的话呢”“你喜欢我用哪一种姿势插你呢一定是喜欢我面对面抱着你, 是吗冷捕头”冷雪气得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月儿被他们吵醒,迷迷乎乎地喃喃地说∶“吵甚麽呀, 龙哥你把她奸了不就完了,看她还能威风几时”龙文却只是把手插入她的两腿之间活动着。 月儿重新呻吟起来,赤裸的身体像一条白蛇缠绕在龙文身上。 车停了下来。 有人敲马车的门。 “公子,下车歇歇,吃点东西吧。” 龙文继续用手玩弄月儿,直到她再次登上顶峰后瘫软下来。 这才给她穿上衣服,打开车门抱下车去。 回头只对冷雪说∶“冷捕头,饿的话可以下来吃些淫魔的东西。” 听这施舍般的口气,冷雪真是有宄可饿死也不食嗟来之食的想法。 可是发觉肚子实在饿得有些受不了,只好跟着跳下车去。 原来车停在了一座破败的庙宇门口。 走进庙宇,里面有一张很大的石桌,周围有几个石凳, 石桌上居然摆满了精美的菜肴。 旁边站着两位穿着黑衣的老者伺候,一高一矮, 太阳穴都高高隆起态度却十分恭谨。 龙文让月儿在一张石凳上坐下。 冷雪刚找了一个远离龙文的石凳坐好,龙文来到她的背后。 “雪儿,来,让我抱抱┅┅”说着搂住了她的腰肢, 向上一拎冷雪的屁股就离开了石凳。 “干嘛”等她想反抗的时候,龙文已经坐到她的位置上, 而她就坐在龙文的腿上。 “不要┅┅”屁股接到龙文的大腿,虽然隔着两层布, 冷雪的头脑中却依然想起月儿翘着雪白的屁股接受奸淫的画面 她羞红着脸扭动挣扎。 “冷捕头,你最好乖一点,不然我就脱光你的衣服然后再喂你┅┅”龙文在她耳旁轻轻说道。 冷雪果然停止了挣扎,被抱着吃饭总比被剥光了好, 两害相权取其轻。 两位老者对于眼前的事情视若无睹,过来给三人斟酒。 龙文让冷雪抬起屁股,冷雪不知缘由,乖乖地听话。 龙文却将她的墨绿长裙向上拉起,然后再放下。 冷雪的修长的双腿和圆润的臀部赤裸着在残阳下一闪而过, 外泄出一抹不经意的春光。 两个老者眼光闪动,交换了一下眼神。 冷雪发现自己的屁股已经赤裸着坐在龙文腿上, 虽然长裙下垂盖住了下体,可是在场的人都能想像出长裙下面的景像。 “来,雪儿,月儿,我们先喝一杯”龙文举起杯子。 月儿举起杯子,冷雪无奈,也只得咬着红唇, 羞红着脸举杯。 由于饥饿,三人风卷残云般吃将起来。 冷雪本来有些害羞矜持,后来发现龙文和月儿简直就是旁若无人, 大吃大喝实在叫人慕。 于是干脆放下架子,跟他们一样吃喝起来。 所以当这枚暗青子射来的时候,她正双手捧着一块鸡骨大啃, 心想要是相府的师兄们看到自己这付吃相不知会怎麽想。 这枚暗青子是从墙外射来的,准迅捷地射向龙文的喉头。 事出突然,冷雪不及细想,本能地将手中的鸡骨掷出隔挡。 暗青子被鸡骨击中,落在地上。 然后一面围墙就轰然倒塌,三十几名黑衣人手持长剑, 在围墙倒塌的尘土中冲进院落将五人围在中间。 然后就走进了两个身穿白衣的人。 两个女人。 两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其中一个更是出色, 如芙蓉出水清丽绝伦,却满脸哀怨之色,楚楚可怜。 另一个身材稍矮,却也是一流容貌。 “玫瑰刀,你这淫贼!居然敢向神女宫动手, 冒犯我师妹!今天你休想逃脱!”身材稍矮的女郎语音十分清脆 语调却十分严厉。 “神女宫!”冷雪听师兄说过这个名字。 据说里面所有的成员都是女的,在江湖上行踪诡秘, 专好色之徒做对。 宫主自称九天玄女,武功高得出奇,却没有人见过她的行踪。 月儿丝毫不怕,只冲那容貌清丽的女郎道∶“咦, 你不是凌波仙子吗不是已经不当右护法要去当尼姑吗 怎麽又找回来啦┅┅哈一定是喜欢上主人了。 还不快过来见见,你跟我一样,也是他的奴隶哟, 嘻嘻。 ┅┅喂,你是谁呀”最后一句是冲刚才说话的女郎说的。 “她是宫主的左护法,银月仙子洛天儿。” 一个黑衣人答道。 原来她也是个女人。 “哇,你们这里这麽多仙子,一定有不少人得道了┅┅要不我也加入, 弄个仙子干干┅┅对了看见吗,这是主人新收的奴隶, 叫雪儿是最乖的一个┅┅她武功不错呢,一会儿你们可以较量较量。” 月儿喋喋不休,却十分狡猾地把冷雪变成了神女宫的敌人。 “凌波仙子她就是江湖四大美女之一的凌波仙子谭若冰果然是人间绝色。 好像听月儿说过她被龙文强奸了,今天大概是来报仇的。 嘿嘿倒要看看这自命不凡的玫瑰刀如何应付。” 冷雪有点紧张地观察着形势,一边胡思乱想着。 龙文泰然自若,自己倒了一杯酒。 “雪儿来,喝酒┅┅”他将酒喂给冷雪。 冷雪只得喝下。 “冰儿,想我了吗”凌波仙子脸一红, 正待答话洛天儿却抢先说道∶“嘿嘿,你这淫贼, 淫辱我师妹却还在这里胡说八道┅┅来呀给我拿下┅┅”三十多个黑衣女郎围成圈向石桌围逼过来。 两名黑衣老者向黑衣女郎攻去。 黑衣女郎们立刻分成两组,一组将两老者围在中间, 另一组依旧对龙文三人形成合围之势。 两老者仅凭肉掌,在十几柄剑中穿梭游动, 不落下风。 合围龙文的一组却一直未动。 “玫瑰刀,神女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乖乖受降自宫可以免你一死┅┅”洛天儿话音未落, 只听“哎哟哎哟”两声两个黑衣女郎已分别被两个老者点了穴道。 洛天儿脸色一变,对谭若冰使了个眼色。 谭若冰立刻清叱一声,加入战团。 然后洛天儿和包围龙文的一组也展开了攻势。 龙文在冷雪腰上一拍,解开她被封穴道, 将销魂剑递给她说道∶“雪儿,月儿,多加小心┅┅”双掌一振, 仗着洒然的身法迎上前去。 一场混战。 龙文没有拔刀。 冷雪却被迫得拔出了剑。 黑衣人个个武功不若,有五人围攻冷雪, 冷雪若不拔剑早就被捉了。 冷雪展开“玉女销魂”剑法。 饶是如此,冷雪面对五人,也是守少攻多。 神女宫的武功实不同凡响。 月儿没几下就做了俘虏。 嘴里兀自道∶“哼,抓我算甚麽本事,有本事把雪儿和主人抓到才真是厉害┅┅”洛天儿指挥十名黑衣女郎围攻龙文, 自己却悄悄向冷雪的战团靠去。 然后突然攻击冷雪。 冷雪正全神贯注应付五个黑衣女郎,冷不防背后偷袭, 啊的一声被洛天儿点了穴道,软倒在地。 洛天儿制住冷雪,立刻带领剩下的黑衣女郎围攻龙文。 那边围攻两老者的黑衣女郎只剩下了五六个, 其馀均被点倒。 馀下的在谭若冰带领下毫无畏惧地攻击着两老者。 两老者也都挂了彩,身形也不像开始时那般自如, 败像已露只是勉力支撑。 龙文被围之下,哈哈一笑,玫瑰刀终于出鞘。 像美人娥眉那样艳丽的弯弯的刀。 形势立变。 刀光一起,只听叮当一阵乱响,围攻他的宝剑全部从中折成两半。 洛天儿和众女郎吃了一惊,都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剑愣了一愣。 龙文却一个转身,落在正在进攻的谭若冰背后。 谭若冰正在进攻,忽觉一个身形鬼魅般地闪到自己背后, 正要转身手腕却被他从背后捏住。 当!她的剑落到地上。 然后腰肢就被死死搂住,双臂被箍在身体两侧, 根本动弹不得。 “冰儿,你带人来捉我,可是要受罚的┅┅我要让她知道你是意的┅┅”他的手开始在她的腰间活动, 熟练地解开腰带。 “不要┅┅”她慌乱地挣扎起来,却感觉到他的手从腰带松脱的位置伸了进来, 贴着小腹直接摸到了阴户上。 松脱的衣裙从腿上滑了下去,露出了圆润的臀峰、婷匀的双腿和双腿根部诱人的黑毛。 “啊┅┅不要哇┅┅师姐救我┅┅”谭若冰惊惶失措地叫了起来, 身体拼命扭动两条玉腿紧紧夹住了握住阴户的手。 龙文的手毫不留情地在阴户的狭缝上滑动。 狭缝渐渐潮湿。 “啊┅┅喔┅┅”在微弱的呻吟中,谭若冰浑身渐渐瘫软, 夹住手的双腿也渐渐无力地分开。 “不要┅┅师姐快救我┅┅”凌波仙子下体赤裸, 阴户被玩弄从上次的经验知道自己就快完了, 现在只能无力地哀求。 洛天儿带着黑衣女郎以肉掌攻击过来,却被龙文一掌迫退。 此时两老者已经将围攻他们的女郎全部点倒。 立刻过来挡住洛天儿和剩馀的黑衣女。 洛天儿眼看师妹受辱,眼都红了,不顾他们的拦阻, 虚晃一招奋不顾身地向龙文攻来。 却不知龙文抱着谭若冰如何一转,洛天儿眼前一花, 只觉背后一麻身体一歪,未等落地,便已被龙文拦腰搂住。 龙文一手一个,将赤裸下体的凌波仙子谭若冰和失手被擒的银月仙子洛天儿抱到马车之上。 洛天儿躺倒在车内,立刻发现龙文的手顺着膝盖和大腿内侧摸了上来。 “不要┅┅”她像谭若冰一样惊惶地叫了起来, 立刻夹紧双腿。 可是阴户已经被握住。 龙文的手隔着她的下衣轻重有至地揉捏着她的阴户。 “啊┅┅”她忍不住下体渐渐传来的难耐的感觉, 微微呻吟起来。 龙文的另一只手在并排躺在洛天儿身边的谭若冰的赤裸的阴户上滑动。 谭若冰已经不能停止呻吟,不断屈伸着白嫩婷匀的双腿。 洛天儿有一种想要死去的念头。 她本来以为所谓淫魔不过是江湖中的下三流, 以神女宫的实力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宫主燕无忧也早就告诉过众姐妹不要受男人的骗, 并且教给她们高明的武功。 然后让她们去对付那些自命风流的男人, 特别是那些在江湖上武林中有身份的大侠、帮主、掌门。 她们往往是诱惑那些男人,等他们本性暴露的时候, 再制住、羞辱、阉割他们。 随后宫主就在他们身上种上蛊毒,他们就变成了非常忠实的奴仆。 所以最近江湖上有几个有名的人物不明不白地就消失了。 洛天儿和谭若冰已经可以说是宫里的顶尖人物, 可她们都不明白宫主这样做的目的。 为甚麽不杀了那些道貌岸然的虚伪之辈。 而是这样的奴役、凌辱、利用。 不这样做,大家也能过得很好。 燕无忧只是告诉她们不要多问。 她们就不多问,她们很崇拜尊敬这位比她们大不了多少的宫主。 她武功高,组织能力强,法度甚严,待下属却很好。 而且长得很美。 她们最近要对付的,就是已经臭名昭着的“玫瑰刀”。 这任务真的很棘手,因为几乎没人能描述出这家伙的长相, 也没人知道他的姓名。 她们也不能像官府一样明目张胆地追缉,所以只能在发案的地点暗中查询。 所以才出动了宫中的左右护法,银月仙子洛天儿和凌波仙子谭若冰。 她们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让宫中最出色的美女、右护法谭若冰在他案发的地点招摇。 周围暗暗设下埋伏。 可是她们没有成功,宫中另有要事,只好暂时撤退。 在回宫的途中,谭若冰却忽然失踪了。 晚上就寝的时候还跟大家有说有笑,最后回房歇息。 可是第二天清晨人就不见了。 她住的房间里,只剩下凌乱的床铺和地上散乱的衣衫。 大家到处寻找可是没有结果。 三天之后,有人送给她们一纸书信,让她们去某客栈接谭若冰。 洛天儿在房门外就听见女人销魂蚀骨的呻吟。 推开房门,迎面看到的是一双八字分开的玉腿和玉腿间妖艳的阴户。 一只纤纤玉手正在阴户的肉缝上淫靡地活动, 一只手指已经插进了潮湿的肉洞里。 原来谭若冰竟被人赤条条地摆在八仙桌上, 两脚登在桌沿弓着双膝,两腿无耻地向房门的方向张开, 正半闭着眼睛蠕动着雪白的身体,欲仙欲死地手淫。 而且,小嘴半张着发出令人耳热心跳的淫声。 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她居然娇喘着说∶“啊┅┅主人, 你回来啦┅┅我这样您满意吗我我喜欢这样┅┅我不要回神女宫了┅┅”居然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插在阴户里的手指还加快了动作身体激烈地蠕动起来。 她的声音和动作无疑是在向推门进来的人献媚。 简直像只小母狗摇着尾巴向它的主人献媚。 洛天儿面红耳赤,没想到宫中的第一美女, 冰清玉洁、心高气傲的凌波仙子竟变得如此下贱无耻。 简直就像中了邪术一般。 她关上房门,一巴掌就打在谭若冰脸上。 “快起来,真不要脸┅┅”谭若冰吃痛, 睁眼一看进来的不是淫魔却是自己宫中的姐妹天儿, 大惊失色羞得无以复加,双手捂在脸上哭了起来。 洛天儿将她扶到床上,想给她穿衣,却发现房间里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穿的衣服。 她当然可以命令手下去解决衣服的问题, 却也隐约感到三天里冰儿过的是一种甚麽样的生活。 谭若冰却怎麽也不肯说,只是哭泣。 后来禁不住洛天儿的逼问,才抽抽噎噎地说∶“他, 他不要我了┅┅我也没脸回神女宫了┅┅呜呜┅┅没人要我┅┅我不要活了┅┅”洛天儿好不容易才劝住她 弄清楚原来是玫瑰刀干的好事。 然后又说服她跟众姐妹一起,要把这小子捉到报仇再回宫。 她们四处打探消息,终于听说玫瑰刀受“天流玉王”的邀请, 要去参加一个重要的集会。 于是她们在路上伏击。 那两个黑衣老者,就是玉王手下的大将独孤忍, 司马耐江湖人称“天生忍耐”。 专门负责“天流派”的接待工作,端的是一付好脾气。 她们衡量了实力,觉得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才出手。 可是她们惨败。 还是低估了玫瑰刀,没想到他如此难以对付, 三十多人全部被擒连洛天儿也落到了他手里。 而且一只淫邪的手,现在就摸在她神秘的处女阴户上。 肆意玩弄。 洛天儿气得浑身颤抖。 她只想到这次要抓到这个淫魔,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也会受到他的污辱。 阴户被抓住以后,她只觉万念俱灰,只想快些死去, 却丝毫动弹不得。 她只有双眉紧蹙,双眼紧闭,咬着牙根忍耐。 旁边的谭若冰却已经销魂地呻吟起来。 “她为甚麽不反抗┅┅她的穴道没有被点啊┅┅”洛天儿隐约浮现这样的想法。 无法多想了,因为阴户渐渐传来令人奇怪的感觉。 邪恶的快感。 (“被淫魔玩弄就是这样的感觉”)“啊┅┅”龙文的手指忽然在她的阴户上轻轻击打了一下, 洛天儿只觉似有电流从下腹部激发倏地通过全身, 不由浑身一颤叫了一声。 这时,另一些女人的惊唿不断地传进车厢, 中间还夹杂着嘿嘿的淫笑声苍老而淫邪。 完了,宫里的姐妹们也都遭殃了┅┅洛天儿绝望地想。 龙文跪在二女之间,双手扣住二女的阴户玩弄, 欣赏着她们表情的变化。 谭若冰已经浑身瘫软,嘴里不断呻吟,双手隔着上衣, 不自觉地握住自己的乳房用力揉搓起来。 她的阴户已经湿漉漉地等待插入了。 而洛天儿还皱着双眉,紧闭双眼,拼命忍耐。 “要征服她”,龙文心里这样想。 他并不只想征服她的身体,那太容易了。 还有她的心灵。 心灵和肉体双重的征服,就是对女人完整的征服。 他喜欢对女人做完整的征服。 征服的标志就是她们被他强奸以后,再见他时的眼神。 那种眼神决不是恶毒的恨意,如果说有哀怨, 也只能说是一种特别的爱意。 女人的心理微妙如斯。 所以他既喜欢玩弄女人,又有些看不起女人。 他喜欢强奸她们,就是喜欢她们初时的恨意。 通过奸淫,恨意会转化成微妙的爱意,再高傲的女人都会像只小狗一样露出奴隶的本性。 这个过程让他感到无上的快感。 这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做到的,这也并不容易做到。 但他是龙文,绰号“玫瑰刀”的色魔,有高强的武功和娴熟的做爱技巧, 所以如果他有三天时间他完全有把握做到这一点。 可他现在没有这个时间。 怎麽办呢他在瞬间做了一个决定。 就是∶先让她恨。 恨得越强越好。 然后以后找机会再让她体会做爱的妙处, 调教她成为自己的奴隶及助手。 以前没有这样试过,这样做有风险,不过也挺有趣的。 他的手指忽然插进谭若冰的阴户,用力抽插起来。 她立刻快乐地呻吟起来。 “啊啊┅┅哦┅┅哦┅┅主人┅┅”呻吟中夹杂着“主人”的称谓。 龙文很满意,因为这是他调教的成果。 他每次让她有快感的时候或是想要快感的时候都强迫她叫自己主人。 上次他只用了一个晚上,谭若冰就承认了他是主人。 不仅是奸淫的时候,平常清醒的时候也是一样。 他又用力抽插了几下,然后忽然停止动作, 把手收了回来。 谭若冰正在邪恶的快感中沉沦,忽然中断了感觉, 下体空虚难耐心情焦躁,不由哀求起来∶“不要┅┅主人┅┅冰儿要你干我┅┅”龙文把她的手拉着放到她自己的阴户上。 “乖,我要替你师姐开苞,你看她没有男人多可怜, 根本不知道中间的妙处┅┅”她摇着头表示不要 却听话地把细嫩的手指插进了阴户。 “啊┅┅啊啊┅┅”谭若冰的呻吟声重新响了起来, 沉浸在自慰的感觉当中。 龙文掉转身体,剥光洛天儿的衣衫。 “淫贼!无耻!┅┅啊┅┅宫主知道了, 非阉了你不可┅┅我变成鬼也要让你永远玩不成女人┅┅”洛天儿破口大骂, 却苦于穴道被点觉得浑身软得像个面团一样, 只能任他翻来掉去却无可奈何。 她宝贵的处女身体终于一丝不挂地落在这个淫魔的眼中。 洛天儿终于流下了眼泪,知道自己难逃此劫了。 也只好这样,这已是最坏的结果。 还能怎麽样洛天儿并不怕死。 龙文翻转着洛天儿的裸体,仔细审视,彷佛一个家庭主妇在挑选一块便宜的布料。 还特别分开她的双腿,仔细看了她的阴户。 洛天儿几乎羞得昏了过去。 可是他说了一句话,让她觉得还不如被奸淫了好。 龙文说∶“咦,就这样还配称仙子屁股这麽大, 阴户这样丑陋真倒我胃口。” 然后就转身脱下裤子,将挺直的肉棒插进了谭若冰的阴户。 谭若冰立刻快活地呻吟起来。 可怜的洛天儿被赤条条地扔在一边,他竟再也不看一眼。 洛天儿羞得雪白的肉体都有些微微泛红, 内心的自卑被唤了起来。 她一向觉得自己虽长相比冰儿略差一点,但自己武功比冰儿又略高一点, 就算扯个平手吧。 可是这淫魔竟然对自己的身体毫无兴趣, 把自己像块破布一样扔在一边。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她一边啜泣,一边这样想。 龙文一边奸淫着冰儿,用肉棒感受着她窄小温湿的肉洞, 一边偷眼观察着洛天儿。 他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下次如果奸淫她的话, 只要让她有快感她立刻就会成为自己的铁杆奴隶, 绝对死心塌地。 他开始专注地奸淫谭若冰。 他认为男人要奸淫女人就要给女人以快感, 能给女人快感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所以他很注意自己的做爱技巧。 可这一次,他没有把她带上顶峰,就突然离开了她的身体, 顺手点了她的穴道。 【完】。